在x86平台,编译完内核后用find命令搜vmlinux,你可以看到有两个同名的文件。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没有爱情,我会告诉你,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却没有珍惜,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选择不告诉你!

./vmlinux
./arch/x86/boot/compressed/vmlinux

那还是我小学的时候的事了,不知是那一天一个姓徐的同学在我口袋里翻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具体是什么字是不清楚了,大概的内容就是我喜欢一个姓田的姑娘。那就来说这个姓田的姑娘:她家住我在读小学对面的上坡上,俩山之腰三山之汇,由于放学回家不同路所以未曾上去过也不知她家具体是几家几户,姑娘是个好姑娘,圆圆的脸总是笑出花来,还有和我说一句话就闹个大红脸的羞涩和可爱。那个时候的我是怎么样想的我是想不起来了,不是逃避是真的想不起来了。但我倒是记得我和那个徐姓同学的友谊倒是尽了,在那个羞涩的年代你还把我的这种羞于让别人知道的事公开,这大概是那个时候的我怎么都不会原谅你的了!他把这件事在班上公开,班上也就有了我和她在谈恋爱的传闻,这个传闻让我怎么听都是不舒服的,愈是传的汹涌我愈是抵触这事,就躲那个姓田的女孩躲得愈远了,一直到我小学毕业。

当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是有点吃惊的。要不是这么多年在江湖行走,也不会这么淡定。

我没有在本该是计划中的镇子上上中学,而是参加了县里学校的特招生考试还考上了,就奔着这个更好的选择去了。而她就在计划里行进着,初中的年代我还没有手机也没有想过去怎么联系曾经的同学,唯一有一次是我去她所在的那个学校玩,没有看见她是可惜了,但是好多同学的口里都听说了她的事还有关于我和她的传闻也是愈来愈烈,是我忽视了什么但那时候的我没有注意。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